星声星语

1945年孔祥熙贪污1660万美金杜鲁门破口大骂:他们一家都是贼

发布日期:2022-01-24 05:3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黄埔军校第六期优秀毕业生、素有军统“智多星”、深受蒋介石和蒋经国器重的唐纵,在1944年的下半年在日记中写道:“做官有道乎?曰有,顺承上意,少找麻烦,责任不负,笑骂由人;既得之,不谈理论,多看现实。既以其道取之,亦以其道守之,这是时下做官的道理。这一个习染已成风气。”

  深得蒋介石宠信的大特务,竟然说出如此志气低沉的诛心之语,让人觉得匪夷所思的同时,又从侧面反映出内部风气之坏,已到何等严重的地步。“上行下效”的规则蕴含在社会的各个团体。当年有人问及陈赓为何弃蒋介石而去,陈赓笑着说:“蒋介石在作战指挥的间隙,打开收音机听上海股市行情,我认为他不是一个线年退到台湾的一名军人也曾说,陈赓从心底里看不起蒋介石。蒋介石身为魁首的作风,影响着整个的高层,高层又带动着中下层。杜鲁门当选为总统后,面对美国作家默尔·米勒的采访:“他们都是贼,个个都

  是!他们从我们援助的数十亿美金中偷了7.5亿,他们就这样把我们的钱偷走,然后投资在巴西圣保罗,有些甚至是我们脚底下的纽约房产。”这些内容在《纽约时报》登刊过。而文中的“他们”

  宋子文、孔祥熙等;宋美龄也是参与其中,作为“隐形”的国民政府高层。而让美国总统杜鲁门破口大骂的线年的黄金舞弊案的爆发。

  抗战中期开始,国民政府偏安一隅,政治上再度加强,经济上进行统制专卖,军事上却呈现出不断的溃败、失利的态势。前线战线吃紧,后方

  吃紧战线。国民政府的大后方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,、以权谋私的情况愈发严重,好似到了一个王朝、一个国家的末期。抗战爆发之后,蒋介石领导的国民政府一直致力于寻求西方国家的大力援助,不过获取到的援助一直很少。刚开始,国民政府的外交是倾向于世界老牌强国英国的,但英国本来就被纳粹德国弄得焦头烂额,哪有心思管远东地区的事情。

  “英国老谋深算,说之匪易,俄亦自有国策,求援无效。惟美为民主舆论之国,较易引起义侠之感,且罗斯福总统确有解决远东整个问题之怀抱。如舆论所向,国会赞同,则罗斯福总统必能有所作为。”

  中美双方进行过多次艰苦的谈判,国民政府先后与美国政府签订桐油、华锡、钨砂、金属等几项借款合同。1940年6月,兼任中国银行董事会主任数职的宋子文,作为蒋介石的特别代表,前往美国,并常驻下来,为蒋介石获取更多的美国借款。太平洋战争爆发,国民政府代表中国向德日两国宣战,加入同盟国阵营,国际地位也随之得到提高。

  5亿美元。可能是当时国内倒孔(财政部长孔祥熙)浪潮兴起,孔祥熙的风评不是很好,蒋介石特意跟宋子文解释,“财政部长孔祥熙病重伤寒,因此现在所有外交、财政方针由我主持”

  美国自然不希望这一情况出现,因此同意对中国实施援助。不过,美国最初只同意将贷款的方式改为向100万中国军队发放军饷的援助方式。此举有严重干涉中国内政的意图,宋子文竟然觉得这没什么!幸好当时蒋介石虽说将其任命为外交部长,并未完全信任和重用他(能力不够),只是当作一个傀儡去操纵。

  “子文私心与野心不能改变,徒图私利,而置国家于不顾,奈何?英美以借我军饷,且每月分拨,尽用心之鄙吝与侮辱中国已极。而子文赞成,尤为痛之至。子文赞成美国提案,尽失国体与人格不顾,痛愤无已。本拟电稿痛斥其非,后乃克制缓和,重拟复电,免致怀恨抱怨也。”

  “假装生病”的孔祥熙接触此事,可见蒋介石对孔祥熙(妻子是宋霭龄)仍充满着信任。

  宋子文多方活动,美国政府终于同意借款一事,可又担心国民政府对其的用途不在国家上(他们的担心恰恰成真),遂在协议草案第二条规定:“中国愿将本约中所列资金之用途,通知美国财政部长,并愿对该项用途随时征询其意见,美国财政部长愿就此项资金之有效运用方面,向中国政府提供技术上及其他适当之建议。”

  蒋介石和孔祥熙都认为,如此束缚太大,将其改动为:“对于此款之用途,愿随时通知美财长,并对与用途有关之技术事项与之洽商。”

  此次财政援助是实打实的5亿美元,是美国向中国提供的一次重要借款,而且借款条件极为宽松,或者说是没条件的:无抵押、无限期、无利息。

  “此次借款,除为军事上之需要外,大部分将用以加强我国之经济机构,收回法币、紧缩通货、平定物价,保持战时生活水准及增加生产。”

  蒋介石领导国民政府利用这笔款项,确实是往这方面做了,可是效果明显不佳。另一边,孔祥熙对宋子文嫉妒上了,两人虽为连襟至亲,可各种理财观念和治国方针上的分歧极大,矛盾颇多,尤其是宋子文在成功通过外交活动借款5亿美元后。两人遥控着下面的心腹部属互相攻讦,而这样的场景在抗战后是屡见不鲜。远在美国的宋子文,对国内孔祥熙的攻击视若无物,他更关心重庆官场变动。

  美国借款已经签订,不用担心那么多,按照我之计划,可起“巩固币信,吸收游资,稳定物价,协助生产”作用。

  先头的1亿美金借款,被孔祥熙全部“用完”,未起到任何实际效果。4月15日,美国如期将2亿元美金送到国民政府手中。国民政府的中央银行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,试图缓解通货膨胀的压力。

  可国民政府的设想和实际结果,完全是大相径庭,全国军民早被国民政府上下贪腐的行为整麻木了,对政府债信全无信心。况且,国统区的大部分民众日益严重的通货膨胀的煎熬,维持日常生活都困难,哪有闲钱认购公债。而那些发国难财挣得盆满钵满的富商大贾,宁愿花费时间去抢购物资、高价卖出,也不愿干这看似赔本的买卖。

  1943年6月,1美元约为59法币;1943年12月,1美元约为84法币;1944年6月,1美元约为192法币;1944年12月,1美元约为570法币。多么触目惊心的数字对比啊。国统区“工不如商,商不如囤,囤不如金,金不如汇”

  美元黑市汇率连连攀升,美国政府和其他外国驻华机构一再要求法币贬值,可国民政府的官方汇率依旧维持在1:20

  10月9日,孔祥熙密文告知蒋介石,请求结束销售美金公债。10月15日,各大报章宣称,1亿元美金公债业已悉数售完,实际是有接近一半债券根本没有销售。最后在孔祥熙的授意下,中央银行要求各地分行火速将未售出的美金公债上交,由国库局收回。而这,最终被孔祥熙等人私下瓜分了,这就是震惊国统区、惹怒美国政府的“美金公债舞弊案”

  美国心想,合着这借款不是用来抗日救中国的,是给你们这帮军政要员和权贵当便宜拣去。1944年1月的《国民公报》披露,即使是按照最低价来计算,这一倒手起码能获利二十倍之多,而且个人不用出资,只需记账

  蒋介石一家人(宋霭龄、宋美龄、孔祥熙、宋子文等)吃饱饱了。美金啊,在那时候也是很坚挺的货币,太赚了。公然舞弊、中饱私囊的行径,不但激起大后方舆论的强烈谴责,还令美国政府极度不满。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在致罗斯福总统的报告中称:孔、宋及其家族大量投资并从中获利,还包括宋美龄、宋蔼龄、陈光甫、魏道明、杜月笙、李国钦、龙云等权贵在内。

  新一轮”倒孔浪潮”再次兴起。倒孔浪潮,并没有让孔祥熙失去什么,蒋介石对他一如既往地信任有加,安排他出国避避风头——参加国际货币基金会议,后逗留美国。可浪潮越来越高,没有变小的样子。1944年9月5日的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在重庆开幕,参政员傅斯年带头开炮“炸”孔祥熙,其他人接着上。直到这时,蒋介石才考虑不得不撤换已任财政部长11年的孔祥熙。

  孔祥熙在1944年11月20日被撤职,继任财政部长的是原政务次长俞鸿钧。蒋介石(两人真是好兄弟啊)不相信孔祥熙参与“舞弊案”,命俞鸿钧暗中调查汇报自己。而此时,国统区“倒孔反贪”的呼声越来越大,各种报纸都在斥责批判,希望国家除去弊病,其第一步是罢免惩治孔祥熙(行政院副院长)、原军政部长何应钦等军政大员

  而蒋介石命人的暗中调查,最终查到,孔祥熙1660多万美元的铁证上。当时的1美元相当于现在的55美元(大概),可想而知这是一笔多大的巨款。蒋介石将初步调查结果告知留在美国的孔祥熙,孔祥熙却拒不承认。而此案因牵涉孔氏家族(还有宋氏家族、蒋氏家族),处理起来十分棘手,蒋介石认为此事很难解决了。

  1945年3月,中央银行决定将黄金的价格由原来的20000法币一两加至35000法币一两。5亿美元借款,购买黄金共计2.2亿美元,占总金额的44%,是支用金额和比例最大的项目。黄金将提价的消息被中央银行的一些要员打探到泄露出来,许许多多有关系得到消息的人,利用黄金提价前后的时间差,买进卖出,牟取暴利。

  “谁能在涨价之前买进一批黄金,在涨价之后吐出,即可赚一大笔钱。”时人回忆:“3月28日夜间,匆匆忙忙,通宵达旦地办理黄金储蓄业务,甚至到了第二天天亮,还写头一天的日期,一夜之间,毕竟短促,不易筹到大量现款,就利用国家银行的空头支票、空头银行转账书和公私银行 滥发的本票代替现款购存。”

  30000余两之巨黄金,一夜之间售出。此案一经披露,立即引起社会舆论的极大关注 ,国统区报刊集中火力猛烈攻击,孔祥熙作为中央银行总裁成为众矢之的。国民参政会于4月6日通过了《关于建议严厉惩办黄金加价走漏消息》

  前中央银行业务局局长郭景琨可能被判刑一事传出,宋庆龄亲自致信宋子文表达不满:“我

  勿需告诉你,许多人包括外国人,都对郭景琨的案子深表关注,这个案件的处理并不公正。现有证据没有一件能证明是他透露了消息或是他本人购买了黄金,我们大谈立宪和法律的圣洁,但我们却使一个无辜者蒙受了各种各样的羞辱,好像他已被证明有罪。”宋庆龄肯定地说道:“对我来说,这明显是一起政治案件,甚至在审判前,某派就已经宣布了对郭景琨的判决。”

  美金公债舞弊案不了了之,黄金舞弊案虎头蛇尾,这和蒋介石的纵容有着莫大关系,他成为了腐败的领袖,政府也成为了腐败的政府,失信于国际和民众。

  抗战结束前夕,据说法币兑美金的汇率跌到几百万分之一,美国外交官员还发现送去给国民政府的军事补给,常出现一抵达中国就出现在黑市上的情况。蒋氏家族的确窃取了美国用来支持中国内战和抗日的数亿美元,这对新中国来说是好事,但对当时的中国来说是一种悲哀。

  反观中国和人民解放军,凭借着英明的指挥领导和符合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政策,在日寇占领区开辟根据地,又用不到4年时间里将反动派扫出中国大陆。两相对比会发现,国家自强才是王道,老找外援有什么用?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