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声星语

财熵|碧桂园的“机器人梦”:杨国强一腔野心志难酬

发布日期:2022-01-14 01:5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午11点30分左右,佛山顺德北滘,方圆3.6万平方米的碧桂园(机器人公司——博智林总部慢慢热闹起来。带着工牌的人成群结伴走出办公大楼,周遭的空旷宁静被窸窸窣窣的交谈声打破。

  在博智林总部附近的一个施工工地,不少穿着亮黄色马甲的施工人员也陆续走了出来,迈向职工饭堂,把背影留给了工地门口的醒目招牌:“博嘉拓建筑材料公司:精益建造,筑就未来”。

  博嘉拓公司和碧桂园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,其实控人杨丽兴是碧桂园副总裁兼采购总,她也担任集团旗下博智林机器人公司的法人代表。目前博嘉拓公司正在施工的项目——凤桐花园,是碧桂园机器人首个商业化业务,也是国内唯一真正引入建筑机器人,且批量应用于工程建造过程的试点项目。

  出于安保考虑,项目工地被外墙严实包围着。财熵从门口处看到,工地里一幢不到二十楼的灰棕色建筑,一架不知疲倦上下移动的粉紫色机器人分外抢眼。“那是智能升降机,上上下下搭载的是做外墙(平整)的机器人。”工人老杨说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博嘉拓公司向博智林采购了78台机器人。而单单一个凤桐花园项目,累计进场机器人就达20多款50余台。

  4个月前,杨国强参观凤桐花园项目的施工进展,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,走之前还不忘给建筑机器人的研发人员提出优化建议。

  对于下属,杨国强也一直强调创新的重要性。他曾将《我爱发明》节目中的农民发明家请到总部给专业工程师“讲课”,还要求员工停下手上的项目,去看一些自动雨伞、自动水果刀之类的发明。这些发明,都是由没有读过什么书的农民创造的。杨国强借此鼓励大家要善于把握机会、勇于创新。

  “我是个农民,书读得少,观点不一定对”,据碧桂园前CFO吴建斌在《我和碧桂园的1000天》里所说,这是杨国强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往往这番铺垫之后才是他真正要表达的东西。据传,杨国强在17岁之前没穿上鞋,但赤贫出身的他,却用30年时间缔造出一个5000亿的地产帝国。

  无论如何,遭遇重大公关危机的碧桂园,亟需一些高调的新动作转移公众注意力。机器人战略众望所归,也是杨老板个人梦想和现实需要的相交点。

  “我希望借助机器人的应用,在建筑行业把工人的工作效率提高50%,同时降低建筑工地的伤亡率,改进工程质量,获得更好的环境效益。”杨国强在碧桂园一次内部会议中这样说道。此时,“安全第一”已经成为他公开讲话的口头禅。

  杨国强算过一笔账:用机器人砌砖,不仅成本更低,每小时可以砌1000块砖,速度是普通砌砖工人的10倍左右,而且误差更小。

  吴建斌说过,杨国强是一个梦想不离口的人,把实现梦想当作终生生意去经营。他也说过,赚惯快钱的公司,是没有能力慢下来赚钱的。

  但精明的商人总是有办法用最小的成本获得最大的收益,方法之一是“口头激励”。碧桂园内部人士这样评价杨国强:“只要出席国家级会议,三句不离高科技与机器人,开两个小时的发布会,大概有100分钟给大家描述机器人的前景蓝图。”

  把地产和高科技结合是个好概念,只是不知道杨国强在宣布转型高科技的时候,是否曾回想起几年前自己也曾揶揄过高科技:“做地产不像高科技企业,地产不是飘在天上的,而是落在地上的东西,要一步一个脚印。”

  碧桂园“转型”的第二年,2020年财报显示,作为一个“高科技综合性企业”,碧桂园的在建物业和持作销售的资产规模仍占总资产59%。和小米、华为等真正意义上的高科技企业相比,碧桂园2020年的研发投入占比明显偏低:当年华为研发投入1419亿,占收入的比重达到15.9%;碧桂园的研发占比仅不足0.6%。

  在2021年初的年度工作会议上,杨国强表示,一年内机器人餐饮要在大湾区布局1万家门店。然而当年中期成绩单显示,碧桂园在大湾区仅布局了近百家机器人餐厅。

  “天下武功,唯快不破”。“快”有两层意思,一是杨国强急切想证明科研领域的“碧桂园速度”,即搞机器人也能“多快好省”;二是如果达不了标,只要目标调整得够快,就不会被察觉。

  “现在(凤桐花园项目)已经到安装电梯的阶段了,工地还有做墙面的机器人,但是已经不多了,很多活(机器人)前期就做好。”前述工人老杨告诉财熵。在博智林总部附近,随处可见堆放在一边的粉红色机器人样机,有的已经废弃。

  在1月6日碧桂园举行的年度工作会议上,杨国强公布了最新成绩单:“博智林18款建筑机器人正服务于25个省份的350多个项目,面积超700万平方米。”

  这18款建筑机器人,包括地坪墙面天花平整机器人(7款)、喷涂或墙纸铺贴机器人(6款)、测量机器人(1款)、楼层清洁机器人(1款)、浇筑机器人(1款)、封堵机器人(1款)、混凝土布料机(1款)。不难发现,这些机器人主要限于相对简单,只能覆盖到初期或后期的重复性工序。而涉及建筑结构的搭建,还是需要人手主导。这印证了老杨的说法。

  另外,从研究室出炉到实际场景的应用落地,也需要慢慢磨合。特别是施工工地会频繁出现非标情况,例如施工现场坑坑洼洼,到处杂物堆放,不同工地的具体情况还不一样,建筑类机器人实现自动化的技术难度是很高的。

  “虽然都穿着黄背心,但在工地操控机器人的,是博智林的高学历工程师,他们经常在现场调试设备,也时不时维修。”老杨对财熵说。样机尚且需要时间打磨,如此情况下,建筑机器人的量产之路注定是艰难而曲折的。

  当然,这里需要肯定的是,碧桂园机器人的商业化落地进展良好,迄今已落地350个项目。

  财熵通过碧桂园公众号、官网等途径梳理发现,博智林自2020年10月第一个商业化项目,即凤桐花园动工以来,合作过的公司包括但不限于:广东腾越、沈阳腾越、安徽腾越、筑华慧、瑞和股份、中铁建工、中建七局、中铁一局、中交一公局等,其中大多数是碧桂园自家的楼盘项目,例如广东腾跃、沈阳腾跃、安徽腾跃,就是碧桂园旗下负责建筑施工的子公司。

  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拿自己的项目作为测试建筑机器人的场地本无可厚非,但由于当中的交易定价并不透明,外界也很难获悉盈利情况。财熵曾就机器人的价格咨询碧桂园官微公众号,但截至发稿未有回复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2021年11月底,碧桂园累计交付超600台机器人;截至2021年年底,累计交付各类建筑机器人超730台。根据数据推算,12月碧桂园交付130台机器人左右。

  那么杨国强曾夸下海口,“在大湾区造10000家门店”的机器人餐厅呢?财熵调研发现,在工作日的中午时段,位于博智林总部的“天降美食”机器人餐厅十分火爆。店员说:“这个餐厅基本作为公司饭堂,优惠多所以饭点很多人,1点后基本没什么吃了。”

  有业内人士分析,博智林的资金投入多数靠母公司拨款,但最近一年在地产大环境趋紧的背景下,碧桂园资金链紧张,对于博智林来说,“开源”没了,只能“节流”了。

  财熵调研当日,中午坐在博智林总部隔壁的机器人餐厅,一边吃着18块的煲仔饭,一边和身旁一名博智林的女员工攀谈:“听说你们年底裁员很多,是吗?”她笑而不语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