旅游新闻

卖萤火虫年入百万 淘宝网全面叫停萤火虫售卖

发布日期:2021-06-30 22:5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摘要: 24日傍晚16:59分,淘宝网在其禁限售“商品”专版板块发布的一则关于野生活体萤火虫的禁售管理公告,公告中表示,我们发现部分卖家存在发布销售野生活体萤火虫的情形,由此引发各媒体公益组织的关注与报道,淘宝网对此亦予关切,虽然萤火虫并未纳入相关保护动物名录,但过度捕捉行为也会对其种群构成生存危机,因而淘宝方面决定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,并自当日起,对野生活体萤火虫相关商品...

  区块天眼APP讯 :(原标题:卖萤火虫年入百万:超95%城里孩子没见过 运输死亡率达22%)

  5月到10月,是贩卖萤火虫的“旺季”。不过今年,濒危物种基金成员、萤火虫生态线联合发起人岳桦心情却很不错,因为就在上月底,淘宝网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。

  “由于萤火虫人工养殖的业态不明,相关养殖证管理制度也较为地方化,淘宝网对此并无确切的审核能力。因此,若卖家声称其为人工养殖产物,淘宝网不予认可,视为野生产物处置。”看到淘宝网的消息后,岳桦很兴奋,似乎看到了萤火虫像过去那样在夜间漫天飞舞的希望。

  近十多年来,这种小昆虫,在群体和种类数量上都明显降低,几乎从人们视线中消失。据“中国萤火虫研究和保护第一人”、华中农业大学植物科技学院副教授付新华调查,95%城市孩子没见过萤火虫,几乎99%以上的农村群众都认为萤火虫是害虫。

  岳桦也发现,除了一些较偏远的山区还能零星看到,很多地方萤火虫几近消失。与之相反的是,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上开始出现萤火虫的放飞环节,甚至会以“人造萤火虫主题公园”来吸引人群。人为捕捉贩卖,已是萤火虫所面临的新威胁。

  岳桦的家乡江西赣州宁都县是国内捕捉贩卖萤火虫的重要输出地。对于萤火虫产业链,岳桦跟踪了两年。

  2015年之前,岳桦很容易就找到了宁都当地最早捕捉和贩卖萤火虫的“虫头”。经过与“虫头”、中间人以及村民的接触,岳桦发现“虫头”是到周边村庄去收购萤火虫,每只价格0.5-1元。

  “网上售卖的线元左右。”岳桦说,如果购买者购买数量少,这些萤火虫会由快递或城际班车送出;如果数量多,则由“虫头”开车送走,因为萤火虫被捕获后,存活时间很短。在运输过程中,平均死亡率为22.52%,死亡率最高甚至会达到75.8%。

  “此前有些”虫头“找到我,让我别再往下调查了,还暗示可以一起干挣钱。”岳桦拒绝了,他了解到,去年保守估计,有600多万只萤火虫被贩卖,大的“虫头”靠这个产业每年能获利100万左右。

  我国在法律法规上的空白给萤火虫保护增加了难度。岳桦等人只能靠宣传沟通去劝阻,但是在钱的面前,效果甚微。

  24日傍晚16:59分,淘宝网在其禁限售商品专版板块发布的一则《关于野生活体萤火虫的禁售管理公告》,公告中表示,“我们发现部分卖家存在发布、销售野生活体萤火虫的情形,由此引发各媒体、公益组织的关注与报道,淘宝网对此亦予关切,虽然萤火虫并未纳入相关保护动物名录,但过度捕捉行为也会对其种群构成生存危机”,因而淘宝方面决定将野生活体萤火虫纳入禁售商品管理范畴,并自当日起,对野生活体萤火虫相关商品信息执行排查与清理。此外,公告中表示,若卖家声称其为人工养殖产物,淘宝网不予认可,视为野生产物处置。

  不过25天下午1点前后,记者登录淘宝再度检索“萤火虫活体”等关键词时,依然能找到部分售卖萤火虫的商家。记者从淘宝方面了解到,“淘宝公告发出七天内引导商家自己下架商品,七天之后平台会直接处理,是正常流程。”

  “很激动,也很受鼓舞。”彭女士第一时间在朋友圈分享了自己的心情。“萤火虫生态线”的陈女士也直言“特别开心”,他们的组织从2015年开始致力于萤火虫的保育,“社会对于萤火虫保护的认识在进步。”

  彭女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在偶然了解到淘宝售卖萤火虫的信息后,自己当时就在想:能不能联系淘宝方面将此类交易下架?“毕竟没有买卖,才没有伤害。大众心水导航站开奖,”

  彭女士联系上公益机构“松鼠学堂”,“通过他们,21日晚上联系上了一家萤火虫保育的民间组织——萤火虫生态线。”彭女士向“萤火虫生态线”的核心人士陈女士说了自己的想法,多日之后,陈女士回忆当时自己的想法:“我们决定试一试。”

  第二天,彭女士和陈女士两人开始给淘宝方面写信。“我写了第一稿,然后请教萤火虫方面的专家老师给内容把了关。”陈女士表示。彭女士找到自己做企业公关的朋友,调整了信件的措辞。“弄到晚上一点多吧。”彭女士告诉记者,直到周二(23日)上午,信件最终确定,“信中提到萤火虫在生态系统中的重要性,并附上萤火虫生态线翔实的调研数据,以及近几年的媒体报道。”

  彭女士辗转找到淘宝网内部人士联系方式,接着由陈女士以“萤火虫生态线”的名义给对方发送了她们拟定的信件;同时,彭女士告诉记者,信件还发送给了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。

  一周前的19日晚间,彭女士在自己的一个微信群里面看到,有人转发了秀丽东方景区的一则活动信息,称景区在“帐篷节”期间“准备了上万只萤火虫”,供父母带着孩子放飞。

  彭女士关注了不久前海口叫停萤火虫活动的新闻,“被放飞的萤火虫都是死路一条。”当天晚上她和朋友就开始给景区微信留言,“我们希望景区能取消放飞萤火虫的活动。”由于暂时没有收到回应,第二天白天彭女士又拨打客服电线日下午,秀丽东方景区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考虑到彭女士等人的反馈,景区已经将萤火虫放飞的活动取消。“承接活动的公司当时告知我们,准备在淘宝上购买。”秀丽东方景区工作人员透露。

  20日下午,成都商报记者登陆淘宝网检索“萤火虫”时,注意到不少店铺在售卖“萤火虫活体”,价格不一,100只左右的萤火虫活体每只价格在2元左右,一万只以上批发价1元,“量大从优”,其中一家店铺人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。

  另一户商家介绍,他的店每天可以提供20万只萤火虫,“十万只萤火虫每只8角,前段时间还有成都的公司下单”。

  根据“萤火虫生态线月的一次统计,淘宝网出售萤火虫活体的淘宝店铺多位于江西。统计显示,去年6月15日至7月15日期间,淘宝上萤火虫月销量249345笔,交易总数量达到12556951只。

  正是秀丽东方景区不经意的透露,让彭女士和她的朋友萌发了解救更多萤火虫的想法。

  成都华希昆虫博物馆馆长赵力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萤火虫养殖成本非常高,“有人试过,一只的养殖成本就在20元上下。”网上售卖的2元甚至低于1元每只的萤火虫,可以肯定来自于野外捕捉,“多来自于云南、广西等地区。”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李雪燕也告诉记者,如果是养殖的萤火虫,从幼虫到成虫需要半年的时间,“期间要用蜗牛喂养幼虫,成本相对较高,不会像网上有那么大的出售量,还那么便宜。”“目前这样大批量、高频次的捕捉野外萤火虫的趋势是令人担忧的。”李雪燕表示,这会破坏当地的萤火虫种群。另一方面,赵力介绍,萤火虫寿命一般在一周左右,从外地运输到成都后,两三天后就会死亡。

Power by DedeCms